第二书包,喜欢你,你的名字壁纸

频道:趣闻中心 日期: 浏览:158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81 年前,几十万同胞被蹂躏、屠杀。惨烈的记忆烙印在国人的记忆之中。

但日军侵华时留下更多残酷佳宁娜雷人搞笑舞蹈的细节和隐秘的伤痛,却不为大众丝熟吧所熟知。

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是,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不仅仅与政府、与军人、与炮火相关,更与本该救死扶伤的"精英医者"相关。

而他们的加入,无疑将战争往残酷的极端上狠狠推了一把。

"尖端医学人才"的秘密实验室

1936 年,731 部队在当时的"伪满洲国"(哈尔滨平房区)成立,以"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名头秘密开展细菌武器研究。

二战结束四年后,731 部队战俘在 1949 年的苏联西伯利亚"伯力"审判中,交代了 731 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研发细菌武器的细节。


隐秘的"实验室"

图源:NHK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

据不完全统计,死于活体实验的中国俘虏达 3000 人。

而这一系列实验的主力军,正是来自京都大学、东京大学等至少 10 所日本名校的医学、药学、生理学专家。


图源:NHK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

那么,这些顶级的"专家"们对无辜的中国人做了些什么呢?

为了研究伤寒杆菌的增殖、灭亡规律,他们将伤寒杆菌加入糖水,注入西瓜,真桑瓜,并强制俘虏喝下、吃下,致使他们全体感染。


图源:NHK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

将感染了鼠疫的跳蚤大量释放进封闭的牢房,致使房中的人全部感染鼠疫。

感染之后,"专家"会为他们治疗。治疗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更全面地了解伤寒杆菌,而不是因为良心发现。

至于治愈的俘虏,"专家"们会将他们"放置"一段时间,然后又对其进行下一轮实验。

就这样,俘虏们遭受着一轮又一轮地实验残害,直至死亡。


图源:NHK纪录片《731部金手指乐队队的真相》

"专家"们甚至人为地将活人的手脚冻伤来进行实验——

在零下 20 度的极寒气温下,在室外架起大型风扇对着俘虏吹冷风,人工制造出冻伤,然后对其进行研究。

研究者吉村记录下了当时观察的状况:"用小棍子击敲手指移楼公司,会变得像木板一样硬。天天射天天操"

前 731 部队战俘也曾坦白这一过程:"观察中国人的手,其中三个人的手指冻黑掉了下来,剩下的两个人只剩了手骨。"


另外,在吉村的论文中,还有将人体放在各种条件下进行实验的记录。

有饥饿三天的实验,有一夜不睡的实验,还有将手浸入零度的冰国产最新水中浸泡 30 分钟后观察的实验……


图源:NHK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

据调查显示,从 1937 年开始,731 部队在中国至少研究了 12 种不同的微生物,包括鼠疫、炭疽、痢疾等等细菌的种类,以用作细菌武器。

而这些都是从人体上做实验取得的。

最终,他们筛选出来两种最有效的细菌武器,一种鼠疫,一种炭疽。

筛选出的细菌被用于实战,京都大学教授田部井和研究出了细菌炸弹。

每一次对细菌炸弹进行效果测试时,都至少有 10 人被用于实验,其中至少 5 人死亡。

隐秘的杀戮,绵延的伤痛

如果说这场惨绝人寰的人体实验还广为人知的话,那么这之后日军所犯下的罪行则更为隐秘——

1940 年到 1945 年间,日军对中国的浙赣地区,包括宁波、衢州、金华、温州、义乌、台州、常德等地实施了惨无人道的细菌战。

前南方周末记者,细菌战研究者南香红曾写下这样的文字:

"我认识到细菌武器是二战中出现的人类最残酷的杀戮方式,它比原子武器有过而无不及,它的无边无际的蔓延、反复的隐蔽的杀戮、对所有生命体的无选择灭绝都是相当甚至超过原子武器的。"

在日军投放过细菌炸弹的地区,鼠疫的肆掠杨俊文造成了大规模的死亡,而炭疽杆菌的遗害更是延绵至今。

在浙赣铁路沿线——当年日军发动浙赣细菌战的路线,还有数百位烂脚病受害者——

"他们的伤口烂至骨头,从几岁的小孩开始,烂了一辈子。他们中有的人因而终身未娶,伤痛孤独一生。这就是日军撒的炭疽菌或者鼻疽菌引发的糜烂。"

抗战已经胜利了 70 多年,但战配重钢砂争留下的伤口还在流脓流血,历史的罪恶还在这一双双烂脚上延续着。

"对这些老人来说,战争还在他们身上延续,现在还远不是庆祝战争胜利的时候"南香红曾这样写道。

战犯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日本战败时,第一时间销毁了 731 部队平房所有的设施。

还有数百名实验对象,全部用毒气杀掉,连骨头也捡起来烧掉,骨灰倒进松花江里。

主导人体实验的"医学精英"们,则第一时间被还珠之父子禁恋送回日本。

而部队中的所有人都被告知:"关于这支部队的一切都必须封口"。

后来我们知道了——

将大量学生送到部队的户田正三,战后就任了金泽大学的校长,他对自己和军队的关系三缄其口,还成了医学界婚礼告急的权威。

带头研发伤寒杆菌炸弹的田部井第二书包,喜欢你,你的名字壁纸和后来成了京都大学的教授,当上了细菌学的权威。


图源:NHK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

作冻伤研究的吉村寿人后来也当上了教授,他后半辈子一直在否认自己从事过不人道的人体变种食人鳄实验。


图源:NHK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

总之,手上沾满鲜血的"医学精英"们不仅没有为此受到应有的惩罚,还纷纷加官进爵,成为各个领域的权威。

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绝口不提人体实验。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是,在 1946 年到 1948 年的东京审判中,美国介入其中,用金钱收买了细菌战的研究成果,并联合日本政府掩盖了这一事实。

就这样,无数冤魂湮灭在了桌面下的政治交易里。

人伦的底线是怎样被突破的

在这场战争中,最令人难以置信、最具讽刺意味的,便是医生的身份和他们的所作所为之间的反差。

救死扶伤,致力于为人类谋取沙丁鱼挂机赚钱健康福祉医生,为何会丧失生而为人的底线,做出如此残暴之事?

N伊利丹之路HK 分析到——

战时,日本政府和媒体都在片面强调日本遭受的损失,煽动民众憎恨中国。

当时,日本政府将中国人和苏联人称作"贼匪",民间舆论也强烈支持军方的镇压,他们对"贼匪"的敌意日益高涨。

"在这样的时代氛围中,科研人员也不能幸免。"不只是 731 部队,整个日本学术界都对这些"贼匪"充满了蔑视。

14 岁时加入 731 部队少年班的三角,就一直接受着这样的教导:"『贼匪』 都是些死囚,所Mdoxhide以不妨用于实验材料。"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医学精英"们积极地参非常简单的野鸡套与了犯罪,他们带着爱国情怀和所谓的"正义",犯下了最深重的罪孽。

而战败之后却又是另一番天地,另一种意识形态。当初的"正义"和热忱只得谨慎收起。

于是他们三缄其口,对那段往事讳莫如深,用另一幅面孔做人。

当狂热的民族主义浪潮退去,极恶的本质显露无疑。

安然地逃脱了罪责的他们,是否也会在午夜梦回时感到颤栗?

不管答案是什么,无论如何,这段惨痛的历史值得被看清、被铭记、被反思。不管是中国公民还是日本公民。

日本反战人士,NHK 记者近藤昭二曾说过一句话:"不知道,也是一种罪。"

近藤多年来致力于挖掘日本当年的罪行,hr6大模块力求撕开政府的遮羞布,为日本公民还原历duebass七七史的真相。

感谢这些为还原历史而奔走的战士们。

当我们受控于浅薄的仇恨和失控的民族主义情绪时,土匪张平他们用行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只有尊重历史,正视历史,人民才能形成对战争的正确认识,才能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反战和平的力量。

参考文献:

1.南香红:我为什么要重写细菌战?

2.南香红和她的细菌战 | 谷雨故事

3.细菌战、王选和我 | 正午

4.常德:鼠疫围困的城市(下)

5.常德:鼠疫围困的城市(中)

6.常德:鼠疫围困的城市(上)

7.日军细菌战几十年后,这场反复隐蔽的杀戮仍在持续 | 谷雨计划

8.NHK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精英「agoni唯恋皇室拽公主医者」与人体试验 》